两会暗藏军改大动作 习近平要动心头大患
2016-03-08


中共武警系统过去长期在江泽民心腹周永康掌控,因传涉参与“政变”,被认为是习近平心头大患,前期已遭大清洗。在北京当局陆续组建三大新军种部队、军委机关多部门、五大战区后,武警部队改革备受关注。近日中共两会上,已释放出武警改革将有大动作的信号,并且与确保习近平对武警控权有关。

两会代表提议修法保证习近平武警最高指挥权

据大陆财新网3月7日引述中共军网报导,在正在召开的两会上,中共军队人大代表、武警部队政委孙思敬提案建议修改《武警法》,将“贯彻执行军委主席负责制的重大原则要求”写入《武警法》;并将该法的修订列入中央军委和国务院2016年立法计划。

报导说,中共现行的武警法是2009年8月27日的人大常委会审议后施行的。报导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能保证习中央和军委牢牢掌握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权。

报导还透露,在习近平军改部署下,武警部队改革正在推进,将涉及领导指挥体制、力量结构编成、战备训练标准、政策制度规定、组织管理模式、后勤保障方式、监督检查机制等等。

消息称,有关部门从去年6月就展开了修订《武警法》的论证,已向军委法制局、国务院法制办上报了立法项目。

香港《东网》上月刊发白非评论曾指出,武警改革应是今年军改重头戏。而在中共军方此前公布的方案中,武警改革是军改十大任务之一,排位第九。方案特别提到要加强中央军委对武装力量的集中统一领导。因而武警改革首务是强化军委集权。

评论指,在习近平上台后,武警改革实际上已经悄然启动。其中,在名义上对武警的领导从国务院放在中央军委前,改为军委主席在总理之前。今次军改在部署武警改革时,首要一条又强调强化军委统一领导。另一方面,将各省武警总队新任主官名称,从总队长改称司令员,武警部队的军事属性被强化。

武警部队曾听命周永康 成习“心头大患”

据悉,中共武警在指挥领导体制是“一统二分”,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各地公安机关分级管理、指挥,但以“两分”为主。按惯例,中共公安部部长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各省武警总队也由省公安厅长兼任第一政委、第一书记。因而公安系统对武警事务有较大控制权。而在军队方面,政府除了提供经费之外几乎无权过问。

江泽民的心腹罗干、周永康先后主管中共政法系统长达15年。2003年周永康还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党羽遍布公安、武警政法系统。在周永康时代,其曾任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强力介入武警工作,并将武警司令员首次纳入中央政法委委员行列,由此形成胡温时期以江派势力控制的“第二权力中央”。

据传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动用武警部队发动“政变”未遂,武警系统因而被认为可能是习最不放心的部队,是习的“心头大患”。

习近平三巡武警 掀动大清洗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曾3次视察武警部队,同期武警部队高层人事进行了大清洗。

2014年底,武警部队军政主官双双被换,原军方副总参谋长王宁、军事科学院政委孙思敬,同时就任武警司令员、政委。由徐才厚提拔的原武警司令员王建平、政委许耀元被双双调离。这在当时就被指不同寻常。

现任武警司令王宁是“红二代”。《联合早报》报导指,王宁在31集团军工作期间,就与当时任职福建省的习近平相识,颇受习近平的信任。现任武警政委孙思敬则曾任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总后副政委兼纪委书记,参与过调查谷俊山案。

2015年,中共武警总部有4名副大军区级高级将领转任新职,武警部队原参谋长牛志忠转任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武警部队原政治部主任姚立功转任副政委,第38集团军军长刘振立接任武警参谋长。总政治部组织部方向升任武警政治部主任。

进入2016年军改启动,武警系统高层又现调整,原武警政治部主任方向转任由二炮改名后的火箭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原武警新疆总队政委的颜晓东接任武警政治部主任。原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秦天出任武警部队参谋长一职。武警参谋长、武警政治部主任均一年内更换三人。

此外,上海、黑龙江、浙江、安徽等省级武警总队政委及福建总队司令员也大幅换人。

而在军中打虎风暴中,武警系统已有4人先后落马,分别是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副司令员瞿木田、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政委王信、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总工程师缪贵荣。
    来源: 晏清流 责编: Kitt

    上一篇: “老虎党”太猖狂 传朱镕基批党内反对派

    下一篇: 任志强被围攻与王珉出事暗藏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