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首谈令计划:王岐山警示过我
2015-11-17
据海外消息,胡锦涛在今年5月、8月两次生活会上,在谈到令计划事件时表示,有官员在不同场合提示过“令计划虚伪、做作和生活作风不检点”。报道指出,胡所说的官员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令计划倒台 震慑官场

令计划于2014年12月22日被中纪委“立案调查”,2015年7月20日被“双开”。2007年9月至2012年9月,令计划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该职务有“大内总管”之称。有大陆媒体报道说,令计划在中央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细致到安排胡锦涛何时收看《新闻联播》。

据香港《争鸣》最新报道,令计划在2012年9月被免去中办主任后自知仕途已到尽头,做了各种政治表演:令计划曾主动举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罪行;请求辞去各种职务;十八大获留任中委、政协副主席后撰文大夸十八大;还对自己的问题做了5次检查;令计划被“双规”后装疯几度进出精神科医院,又进行“自杀”等表演。

报道称,中央曾多次召集有关反侦查专案会议来找对策,有关追查工作专案组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亲任组长,汇集了公安部、安全部、外交部、中联部、外事办、总参保卫部等六个部门。有关工作至9月底告一段落。

据知,目前中办19个部门的85名主管,已撤换72名。和令计划关系密切的人士至少有55名被立案审查,其中包括与令计划往来密切的情妇5名,她们来自中央电视台、国宾馆、外事办交际处等。

有消息说,为防止机密泄露后造成的杀伤力,中办整个系统有关设施、电话等作了更换,代价不菲。

2012年3月,在其子因法拉利车祸事件丧生后,令计划与周永康结成同盟。同年9月令计划被免除中央办公厅主任,转任中共统战部部长。

令计划出卖胡锦涛 江设陷阱离间胡习

香港《前哨》9月号披露,就在习近平、王岐山反贪打虎深陷“胶着”困境之际,就在习近平、江泽民矛盾日趋彰显化、白热化之时,境内外网络铺天盖地的“暗杀习总”传闻潮中,京畿上层小圈子竟然爆出一条“胡总自杀”凶讯。

该文引述一位“习营边缘消息人士”言之确凿,称皆是因为令计划出卖胡锦涛。中国问题专家杨光先生对《看中国》说:江泽民集团一直搞政变,想方设法把习近平搞下来,因此也想拉胡锦涛下水,扣上个政变的帽子,用这种传闻打击胡锦涛,离间习近平与胡的联盟。

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曾介绍,令计划家族与薄家有很深的历史渊源。令计划23岁(1979年)从山西调到中共共青团中央,后台正是薄家。薄一波几乎将令计划视为养子,他刚恢复权力,便提携老友之子令计划进京。2007年令计划之所以能成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辛子陵认为正是因为令计划有共青团和薄一波这两个背景,胡锦涛能够接受他,江泽民也能通过。

江泽民初登大位时,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揭发了江的生父江冠千在汪伪政府任职问题,邓小平想换掉江,是薄一波出面说情,使江度过了危机,薄一波对江有恩,江以扶持薄熙来相报。所以,薄一波是一手托两家。令计划则成了一个脚踩两只船的人物。

辛子陵说:胡锦涛与江泽民矛盾激化后,令计划事实上成了江派在胡锦涛身边的卧底。所以,令计划出事后,胡锦涛表示:一不会阻挠,二不会袒护,三不会求情。

令计划卷入周永康“政变集团”

2012年3月18日,在北京市海淀区发生了“法拉利车祸”,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当场丧命。为掩盖车祸细节,令计划当时违规出动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封锁现场。蹊跷的是,车祸中幸存的两个女孩“消失”,是生是死,人在哪里都不得而知。就是三年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法拉利车祸,成为令计划仕途的转折点,它不仅仅改变了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改变了中国整个政治格局。

2014年5月,海外作家袁红兵所著《台湾生死书》披露,令谷之死讯,对于令计划无异于巨雷殛顶,天降横祸。不过,这个冷血的权力动物于丧子之际首先焦虑于心的,仍旧是他的权力之恋。心神大乱,定力全失,令计划竟擅自下令出动中央警卫团的部队,以军车开道,一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点。令计划此举,意在封锁现场,控制证据,让相关消息湮灭于铁幕之中,使其子的丑闻消弭于无形。然而,令计划不知,他并无瞒天过海之能;他的所作作为,如同抱薪救火,已为其引来焚身之祸。盖因,中央警卫团,乃中共禁卫军,专供拱卫中央权力中枢,防止宫廷政变之用。令计划不经调兵程序,便调禁卫军私用,与不久前薄熙来擅自调兵围美国领事馆之举,如出一辙,是犯中共“天条”的大忌之举。令计划重蹈薄熙来覆辙,莫非天意乎?

此书称:此时的周永康因为薄熙来2012年3月15日被逮,一时彷徨无计。获令计划之子的丑闻后,周永康灵欲与令计划结盟,以度过危机。于是,周永康遂邀令计划至政法委大楼一晤。周永康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作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巨细,皆记录在册。——周永康借掌警察权和检察权之机,早已完成当代的《百官行述》(清康熙时,一名叫任伯安的官员利用职权之便,写了《百官行述》,内中记载着百官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上至施政失误,下至饮酒嫖妓,均一一记录),以备不时之需,要挟之用。

“令计划阅后,便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此后,两人密切配合,互为表里,到2012年6月时似乎各得其所:令计划不仅逃过丧子丑闻的威胁,而且经过一系列政治操作,其跻身中共最高权力寡头集团仿佛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令计划也为周永康游说,有意切割周永康与薄熙来,加之薄熙来坚拒承认政变之罪,周永康全身而退似乎即将成为定局。

无独有偶,港媒也曾披露:法拉利车祸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警卫局封锁消息。就处理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

香港《争鸣》2015年5月号报导披露,正是周永康对令计划的情报体系颇为忌惮,才动用秘密力量策划“法拉利事件”,逼迫后者与其整合。在此之前,令计划瞧不起周永康是高层皆知之事。
    来源: 杨天资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专业涉反腐败 姚刚妻子离职中伦律所

    下一篇: 金融街创始人王功伟及助手被查 传涉吕锡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