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遭“关门打狗”;中联通闹“混改”乌龙
2017-08-23


联通推出大手笔“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互联网几大巨头成了联通新股东。可几个小时之后通告又被撤销,怎么个状况?国务院18号发通知,禁止国内企业在国外进行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的收购,万达惨被“关门打狗”,这两件事有啥联系?

过去两天,中国资本市场发生两件大事,预示著未来所谓经济改革的一个重大方向。第一是所谓联通的混改方案,即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事闹了一个大乌龙。

我们先解释一下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概念。简单地说,就是要在国有企业中引进战略投资者或者民营资本,把国有资本所占的比例降下来,改变企业里面过去国有资本一家独大的现状。可是国有企业里面搞混合所有制,那到底是归谁的呢,这个企业还是国有企业吗?现在这个答案当然是非常明确的,他搞了混合所有制改革,他依然是国有企业,仍然是国有资本说了算。即使原来企业里面的国有资本被稀释了,但是加上你新引进的投资者里面也可能有别的国有资本,所以大家加起来,仍然要保证国有资本是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即实际控股股东。

不过我们如果把眼光放开一些,就是这个企业改了以后能不能够真的提高竞争力,改善他的经营。你说改来改去,这个企业还是继续亏损,那接下来他恐怕就真的还有可能继续降低国有资本的比例,那么有一天也许企业里的民营外资股东会联合起来否决国有股代表的那个意见。虽然在政府压力下不见得有人马上敢这么干,但是他有可能会出现,那时中国经济的性质就会产生更多的变数了,值得我们试目以待。

说回联通的乌龙。先是16号下午联通公司发表声明说好消息,运酿已久的联通混改方案终于出了,要引进战略投资者。一共向14家战略投资者出售大约价值117美元的联通股份。然后乌龙事件就来了,几个小时以后联通就从上海证券交易所撤销了他这个股权变更的声明,而且没有做解释。

华尔街日报在8月18号采访到了知情的官员,报导了内幕。原来这个混改计划违反了证监会近期所修订的一个规则。它在2月份出了一个新规,说A股上市公司要发行非公开的股份,这些股份不能够超过你发行前总股本的20%。可是这次联通的混改方案,他所引进的战略投资股份,超过了他总股本的40%,超标太多了。

这就说明,在所谓改革的顶层设计当中,存在相当多的矛盾。证监会在设计新规定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需要,国资委在给企业设计混改方案的时候,他也没有考虑到是不是和别的部门的规定有抵触。

这事更好玩的是,那些入股联通的企业,每家要拿出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但是他们都没有去查一查,说证监会的规定允不允许你们这么干,他们对自己的投资也是莫不关心,就是国资委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得了。所以看得出来他们入股联通其实态度是很消极的,以至于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这事结果会是什么样的,是国资委给证监会让路,还是证监会给国资委放行吗。那就是他们内部各个部门去博弈的事情,谁能赢面比较大呢?因为眼下只涉及到联通这一个企业,所以我觉得证监会会强势一些。它可以说我的规定涉及到整个金融环境的稳定,你联通只是一家企业,不好给你开绿灯。但是从长远来讲呢,我觉得国资委的赢面还要大一些。

那这就涉及到今天要谈的另一件事,也就是8月18号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四个部委的联合通知,严格限制国内的企业去海外收购酒店、房地产、娱乐业、影城体育俱乐部这些资产。这个通知很明显就是针对万达、复星、安邦、海航这些在海外大举并购的企业来的吗。就是为了封杀吴小晖、王健林这些人。其实我们刚才讲的这些民营企业,事实上他应该算成官僚买卖,他们只不过是顶了民企业一个头衔,带了这么多帽子。他们事实上的股东多数都是中共权贵,他们在海外的收购大量采取杠杆收购物方式,就是用要收购的那个资产作为抵押,从国内的银行贷款,几经折腾以后,最终的结果反正是资产在国外,债务留在国内,一有问题他们拍屁股走人。

中国的银行大部分是国有银行,它的存款是来自于广大民众的,所以这种向海外转移资产的行为 ,实际上就变成了对中国普通民众的洗劫。只不过那发呆这个事情干好了就叫深沉,挨饿这个事情干好了就叫减肥,掐人这个事干好了就叫按摩,抢劫这个事干好了就叫资本运作而已。

那联通混改闹乌龙和封杀吴小晖王健林这些人去海外买卖,这两件事情有联系吗?有联系,还有大联系。就是不准你们这些企业去海外收购,钱全都给我留在国内。留下来投资国企,变成这些央企的股东,他是这个用意。
这么做的结果会是如何,我有一个比较悲观的估计。就是朝这个方向走下去,会造成资本和权力之间联盟的瓦解。

请问资本家为什么要追随党呢?追随党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赔钱。这个混合所有制,要说的难听一点就是逼捐。就是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太多了,国有企业又整体效率低下经营不善,所以不能再让国有银行给他们贷款了,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企业和银行一起玩完。

前两年的高层是把股市当成了聚宝盆,指望著国有企业能够从股市直接融资的钱,能有一部分流到实体经济面帮助他发展,这是前两年高层的打算。结果股灾一来,股市这个盆子也砸了。
接下来问题就比较尖锐了,请问去哪给这些国有企业大宝贝们整钱?。最后没办法就盯上了那些赚了钱的民营企业。所谓混合所有制,就是民营企业把钱拿出来支持国有企业的发展,或者说填这部分漏洞。

民营企业老板进国有企业只是出钱而已,而企业的决策权永远还是掌握在国有股代表手里。因为你不可能让我的股本比例高到一定程度,所以我就说不上话。所以严格的说,这些民营企业股东们在国有企业成了股东,他们的处境和中国的那些光荣的纳税人们是一样的。宣传出来你是纳税人你好光荣,请问你有什么权力呀,你能要求政府财政透明,你有渠道影响政府的公共决策吗?
所以说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等,投资和收益的不对等,这就必然导致合作基础的瓦解,这是条规律。

说这些民营企业参股国有企业当冤大头,我觉得还是说得好听点,恐怕事实上还等于挨宰。为啥呢,因为买国有企业的股份,你没有议价权,这个定价权完全在国资委手里。你说我买你一个企业2%、3%的股份,出好几十亿,这个不值啊。你是在讹我吗,请问你们敢跟政府说的话吗?

再退一步讲,要是我入股这家企业今后经营好了赚钱了,我把手上的股份再一卖,赚一笔也好啊。这恐怕就是这些民营企业家们最后残存的一点希望了,也就是他们和党之间最后残存的一点利益上的联系。

老实说这个目标也是很难达成的。因为现在国有企业还在加强党的领导,还在加强党的控制。你看巡视组去那些央企走一圈,反馈报告出来第一句话,频率最高的就是,党的领导弱化。有的更直接地说,用董事会代替党委会是极大的错误。

服从党的需要和服从市场逐利的需要,两个事情他有时候可以兼顾,但很多时候他就是没法兼顾。企业要追求的是市场上的成功,还是要追求党的事业,这个你就要选择了。

党说一带一路很重要,就是国家战略呀。然后央企开董事会的时候,董事长说在重要的关头,我们不往上冲谁往上冲啊,央企不上谁上吗。我们去阿富汗投资吧,可是你作为董事会里来自民营企业的董事,说不行啊,这个风险太大了,我们公司是要受损失的,是要亏钱的。当然这个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他心里想的是,这事干好了我能进政府当个部长,他不考虑你赚不赚钱的事。但是当有人提出这种质疑,他得表明态度呀,所以他把脸一板,说这是党的政治需要,一带一路是千年大计,是党中央的大计重要,还是你赚钱重要啊。你不就没话说了吗。

所以现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他是陷入入了严重的精神分裂。一方面产权结构他要多样化,他要搞所谓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另一方面,党对企业的控制还要加强,党企不分更加严重。产权结构的多样化是要提高企业的活力,党企不分又会抑制企业的活力,到底是要提高企业的活力,还是要抑制企业的活力?联通所在的电信行业相对是比较容易盈利的,所以当局拿他搞一个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开头,又吸引什么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么几个互联网巨头来做宣传。我想他的本意是想搞一个彩头,来个开门红。结果开门红没搞成,搞了个大乌龙。接下来怎么个改法,咱们拭目以待吧。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Henry

    上一篇: 盘点中共落马官员奇葩事 出事前纷纷前求助〝大师〞

    下一篇: 北京再掀金融风暴 港媒:19大已定盘习清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