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的大悲大喜
2015-06-18
我爸有一件,和我有直接关系。

十年前参加高考,考前目标就是北大,当时心情很坚定,唯此不报,考不上就复读。

真正考完之后,却开始犹豫。当年我所在的省份还是采用估分报志愿的制度,分数估算出来,跟北大招生办反复咨询,对方的答复始终是,你的分数处在能上和不能上的边缘上,我们不能给你明确建议,需要你自己斟酌。

挣扎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求稳,志愿表上填了浙大。但在去学校交志愿表那天早上出门前五分钟,我突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假如分数线出来我分数是够上北大的,我会不会后悔?结论是肯定会后悔。于是到学校后我重要了一张表填上北大。

几天后的一天傍晚7点,可以通过声讯电话查询高考分数了。那是一个让我目瞪口呆大脑空白的电话。听筒对面传来的分数比我当时估的差了30多分。我爸听到也忍不住声音发抖:是不是把考号输错了,不然再查查?反复查了几遍,确认无误。我向后一倒,瘫倒在沙发上,一夜未眠。

之后的十几天,心情无比绝望,每天昼夜颠倒,把卧室当成网吧,在游戏中麻痹自己。北大理科在我所在的省份一年只有10个名额,少一分可能都有致命影响,遑论少了30多分。报志愿时我只顾着一志愿填上北大,二志愿完全乱填,没有拉开档次,也是一所TOP10学校。这意味着二志愿录取希望也极其渺茫,复读不可避免。

期间分管高三年级的副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到家里来过一次,轮番安慰,并留下了三千块钱。留钱的原因是这样的:报志愿前学校一直鼓动我报北大,并说如果考上,奖励你一万元,如果失败了,奖励你三千元,作为补偿。而此时提前把三千元给我的目的很明确:下学期安心在这复读,别去其他学校。当时录取分数线还没出来,他们和我一样,都提前认定已经没戏了。

几天之后,到了各高校公布分数线并提取学生档案的日子。我爸在一所地方高校任教,当时拜托学校招生处在省招办现场提档的同事第一时间发回消息。北大已无望的情况下,我们当时唯一关心的是,能否被二志愿学校给接住。那天上午我爸有课,课间休息的时候,看到手机上有前方数个未接来电,便立即拨了回去。

手机那头传来兴奋的声音:‌‌“何老师,祝贺你啊,分数线出来了,小何上线了,多了五分!‌‌”

我爸还以为是被二志愿的学校给兜住了,急忙问对方:‌‌“是吗,X大分数线具体是多少?‌‌”

‌‌“不是X大啊,何老师,是北大!‌‌”

我爸自然是抑制不住的狂喜。聊了一阵后,上课铃声响了,他便回到课堂。据当时在课堂上的学生事后回忆说,他从来没有看到我爸在课堂上那样亢奋,近乎手舞足蹈。

其实当时心思已经不在课堂上了。努力克制情绪讲了十几分钟后,手机开始震动。本着不在课堂上接手机的规矩,他没有理会。但连续响了三次之后,他觉得恐怕是极其要紧的事,向学生表达歉意后,他走出门接起手机,又是学校招生处同事打来的。

‌‌“何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看错了,刚才告诉你的是文科分数线。理科线还没出来。‌‌”

听到这句话那种天堂到地狱的感受,可以想象。众所周知,高考文科分数线通常要比理科低数十分。白白空欢喜了一场。

我爸几乎是两眼发黑地走回了讲台。接下来那半堂课讲了什么,他后来已经不记得了。

下课之后,他叹着气往家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招生处电话又来了。

‌‌“何老师,还是要恭喜啊!这次没问题了,理科分数线也出来了,小何正好压线!‌‌”

从天堂到地狱再到天堂,事情发生在不到一个小时之间。我爸后来回忆说,幸亏当年身体状况不错,不然真要被整出心脏病了。

为了防止再出什么岔子,让我空欢喜一场,我爸走进家门后,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没有告诉我消息。我主动问他,他便说结果还没出来,再耐心等等。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他跟前方确认,我的档案已经被北大正式提走之后,他才告诉了我这个令我难以置信并瞬间疯狂的消息,和这天早上他所经历的事情。

后来,教导主任略显尴尬地又给我补了七千块钱……

此事的一个附带效应是,后来无论遇上再棘手再糟糕的事情,似乎都不会感到慌张了。
    来源: 网文 责编: Amy

    上一篇: 香港政改方案审议 泛民坚称将否决

    下一篇: 谁写的工地段子 真是个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