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美国人谈金钱观的文章!发人深省
2015-08-28
[美]琳内•特威斯特


金钱如穿鼻铁环,随心所欲地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只是我们已经忘了,其实我们本是它的设计者。

——马克·金尼

金钱并非自然的产物,它不长在树上,也不会雨点般从天上掉下来。金钱是一项发明,彻彻底底的人类发明,人类聪明才智的产物,我们设想并创造了它。这个毫无生命的东西在其2500年到3500年的历史中,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比如贝壳、石头、金锭银锭、纸币或电脑发出的一声提示音等。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赋予金钱的力量已远远超过了它最初的实际作用。我们已经使金钱变得比我们自己还重要,使金钱的意义大于人生的意义。

呱呱坠地的那一刻,我们来到一个被金钱定义的文化中,我们习以为常地允许金钱掌控我们的人生,还常常以它为最重要的因素做出工作、爱情、家庭以及友谊等方面的决定。一说到金钱,我们不仅将其看作经济价值的量度,也把它作为认可任何人或事的重要性与价值的工具。当我们谈及人生中的成功时,金钱几乎总是排在首位,有时甚至成为唯一的度量工具。

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们所在的美国彻底陷入纸醉金迷之中,大把大把的金钱流入囊中,我们获得的一切,或者我们用钱买到的一切,都毫不例外地导致新的渴望、新的购买目标,或者购买更多东西的新理由。为了成为世人眼中的高雅人士,我们认为应该去学习品味红酒,学会后,我们当然就需要一个酒窖。我们买了一辆热门跑车,然后,当然又需要一辆旅行车,这样带孩子出门才方便。我们的房子相当豪华,但是,没有一些令人瞩目的艺术品当装饰,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我们刚一涉足艺术,就想购买高水准的艺术品。朋友圈中的人纷纷开始购买夏日别墅,我们觉得这也应该是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一旦开始购买更贵的衣服,我们也就需要更新、更好的鞋,这样才配得上我们那些名贵的服装。然后,我们的大衣自然也不能比里面的衣服差,手表更不能逊色……如此这般,我们的购买清单越来越长,没有尽头。此外,在我们的社交圈子里,度假已成了富足生活的标志,如果你想受欢迎,不同寻常的度假经验是必不可少的。忽然间,开车去约塞米蒂旅行或者找个地方露营已经远远不够,去太阳谷滑雪或夏威夷玩帆船才是正道。就这样,一个接一个,每件事或者每样东西对我们都是如此重要。我们被某个力量牵着鼻子走,却丝毫没有停下脚步想一想,没有任何质疑。

每个人都想要一个安全、可靠、充满爱与关怀的人生,我们不仅希望自己,也希望自己所爱的人,其实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生活。我们都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健康美好的世界之中,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健康、硕果累累的人生。我们确实希望能有一个人人幸福的世界。我们不想看到忍受饥饿之苦的儿童;不希望地球上有暴力与战争;我们不愿酷刑、报复与惩罚成为政府的工具。

但是我们每个人一生中都在金钱利益与灵魂召唤之间拔河。身处于灵魂的国度时,我们体贴、慷慨、宽容、勇敢且忠诚,了解爱与友谊的价值,能够体验到大自然的神奇与原始之美。我们开放、敏感且热诚,能够因所见所闻而心生感动。我们信任他人,也值得被信任。我们能够自由、欢畅地展现自己。我们内心宁静,坚信我们是某一更宏伟、更广大经验的一部分,是某一更伟大力量的一部分。

而当我们处于金钱的国度时,所有的游戏规则都变了模样。在金钱的控制下,我们为了得到“应属于我们的东西”而不断竞争,人也变得越来越自私、贪婪、小气、充满恐惧,掌控欲越来越强,有时我们也会感到迷惘、矛盾或者自责。我们把自己看作胜利者或失败者、强者或弱者,并任这些标签以错误的方式定义我们,仿佛财富与经济权力是一个人是否优越的标志,没有这些,就是无用或无能,没有前途。我们变得警惕、不信任,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有时被迫去做一些违背自己的核心价值的事,紧随主流,不敢与众不同。

结果便是,我们于存在方式、言行举止及对自身性格及真诚与否的感受上都出现了深度的分裂。这一分裂,即我们真实本性的分裂,不仅在金钱问题上使我们感到困惑,也阻止我们将内在与外在世界融合起来,从而在人生中体验到完整——在这美好的时刻我们心中充满宁静,与生命合一。

金钱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它本身并没有好、坏这一说,金钱本身也不存在有无威力的问题,是我们对金钱的诠释以及与金钱的互动关系捣的鬼,然而,这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自我发现与个人转变的机遇。

我们之前那种不断追逐、积累金钱,不停地更新换代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的生活,其实只是另一种形式的饥饿而已。我们也深刻意识到,我们真正渴望的其实是有意义的人生。我们渴望有所作为,也因此开始付诸行动。我们中有的人致力于各种倡议,有的致力于教育,有的关注贫穷问题,有的则致力于终止虐待或者为那些受虐待的人提供保护与疗愈。

这一心灵的转变也改变了我们与金钱的关系。一旦人们在金钱方面的决定更加符合内心深处的核心价值与最高承诺,就会立刻经历戏剧性的转变。我们亦如此,这些转变不仅体现在我们如何运用金钱上,也体现在我们对金钱、对人生、对自己的感受上。最后,我们也开始认知、了解自己,不因我们拥有什么,而是我们给予什么;也不因我们积攒什么,而是我们提供什么。

我在许多朋友身上也看到了类似的转变。无论他们的经济状况如何,一旦他们与自己的慷慨与承诺建立连接,就会以类似于我们的方式表达自己。我们认识到,虽然我们无法改变金钱文化,但我们能够更加清楚地认知、了解它。因此,当我们身处某些情境之中时,我们能够更清楚地认知我们与它的关系,从而做出更有觉知的选择,并采取相应的行动。我们不再觉得自己受困于对金钱的恐惧与期望,也不再盲目地追求更多与更好。对于我们中的每个人来说,金钱已逐渐成为一种彰显愿望与使命感的工具。
    来源: 思维风暴 责编: Lisa

    上一篇: 研究:美国人如何利用推特分享新闻

    下一篇: 搬家择日有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