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一浮千年国粹一代儒宗长夜凄风云霞瞑灭

17-10-27 “我爱陶元亮,东篱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本是仙人种,移来处士家。晨夕秋更洁,不必羡胡麻。”所谓生而知之,马一浮先生便是如此,这首诗是他9岁时应题而就,除了品气高洁,更有仙风道骨。家风严谨...

那场浩劫毁灭的 不仅是文化

17-01-14 焚烧,在风声鹤唳中,为了怕连累家人,他自己将留存的作品浸入浴缸、倒进马桶。 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八十四岁的杭州名学者马一浮的家被搜罗一空。抄家者席卷而去之前,他恳求道:「留下一方砚台给我写写字,好不好...

文革到底毁了多少字画?看到心底流血……

15-01-28 粪池。3马一浮被炒家中央文史馆副馆长、84岁的杭州名学者马一浮的家被搜罗一空。抄家者席卷而去之前,他恳求道:‘留下一方砚台给我写写字,好不好?’谁知老人得到的却是一记耳光。他悲愤交集,不久即死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