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谈古论今】中共“清党”欲推向社会 美朝闹掰弃核归零?
2018-09-03

来探讨中共是否正在酝酿针对宗教信仰的“清党运动”,并且向社会扩散。今天说这两个话题。

先说朝鲜无核化起波折,《华盛顿邮报》星期一(8月27日)的消息说,总统川普在上个星期五(8月24日)之所以取消了彭佩奥国务卿的朝鲜之行,是因为收到了来自于朝鲜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的一封信,据说有挑衅的内容,川普当即决定取消了彭佩奥的访问。昨天(8月28日)国防部长马蒂斯宣布,川金会之后暂停的美韩军演解冻,是新一轮施压。所以,这两天有媒体猜测,朝鲜的去核化进程是否面临破裂,已经取得成果有没可能清零。应该说,目前做这种悲观的推测还为时过早,因为取消彭佩奥访朝的决定后,朝鲜的反应非常有限,在星期天(8月26日)的官方媒体文章里指责美国耍两面派和“策划犯罪”,既没有提到彭佩奥行程取消,也没有公开威胁恢复核项目(据说在那封信里提了,但没有公开提),也没有发出早先那样的战争叫嚣,这个星期的头几天朝鲜也没有更激进的反应,金正恩的反应还算克制。金英哲的那封信,比较可能是希望在彭佩奥来之前提高价码,或者再试探美国有没有可能让步。另一个迹象也降低了美、朝一步倒退回原点的风险,就是习近平迟迟没有定下访朝的安排。今天(8月29日)韩国媒体的消息是习近平有可能变卦,不亲自参加9月9号金家建政七十周年的庆典,而是派一个常委级别的领导人去朝鲜。那看来习近平对再次和金正恩会面触怒川普还是有顾虑的。北京这边心事重重、三胖那边也就首鼠两端,既然得不到中共的无条件支持,他也不会傻到一步退到川金会之前的原点。

从美、朝近几天的波折,我们倒是可以看川普行事的两个特点:第一是,从简单的原则出发,依赖直觉。收到朝鲜的威胁信件之后,立即就取消访问,没有再做外交试探,或者做冗长的分析讨论。第二个特点是,川普是不纠结之人,少有患得患失之心,所以他不在语言上给自己留余地(共产党官员可能很不习惯),因此对他的话要仅仅做字面的解读,所谓压力最大化的意思就是——最大,他不会考虑几个方向出击是不是树大招风了?万一别人合伙对付我怎么办?是不是悠著点?他没这些顾虑,真就是傻大憨粗,有多大劲使多大劲,不保留。中、朝各怀一心,因此,这个措施是有效的。当同时给他们的压力加到最大时,他们互相接近的风险也增加了。习近平担心和金正恩表现出哥俩好太亲密,会招致美国很快升级关税手段;金正恩担心和中共太亲密,会延缓和美国的谈判。在一个勾心斗角、复杂算计的牌局里,豁得出去不纠结的人能占上风。美国这个星期和墨西哥达成贸易协议后,很可能与加拿大马上就会有进展,中共可能很快就会成川普在贸易上最后的一对手,这会给习近平带来很大压力。这个事等和加拿大的谈判有了进展以后我们再来说。

再来说中共清党的事,在修订的《纪律处分条例》里,对于信仰宗教的党员是这么规定的: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如果经“教育帮助”没有转变,会劝其退党,不退的则予以除名。这个消息首先造成冲击的,应该是中共在穆斯林地区的干部,由于风俗,这些人生在穆斯林的家庭就是穆斯林,而他们后来又加入了共产党做了干部。由于伊斯兰教将“叛教”视作重罪,所以,中共以前为了穆斯林地区的矛盾不致于过于激化,也许还允许有一定灰色空间,对信教的党员干部睁只眼闭只眼。但是如果上面讲的党员不准信教的被严格执行,那这部分干部就面对非常艰难的选择——要么叛党,要么叛教。按照伊斯兰法,如果是受胁迫而叛教,可以另作别论,但是做出此等行径的人肯定会被自己的族人,甚至家庭所摒弃,从而受到很大的压力,从而这些穆斯林干部抛弃真主、转投党妈的怀抱立场就不坚定。条件稍有宽松就又会转回自己的宗教信仰。中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中共针对穆斯林干部的“清党”行动就不只是在党内进行,而是一开始就是社会化的。这就是近两年不断被曝光的新疆“再教育营”。海外媒体和人权团体的估计,前后有上百万人次被所谓“再教育营”关押过。也就是说,中共的目标是,不仅要清理党内的穆斯林,让这些人改宗叛教,而且要让社会上许许多多的穆斯林都这样,最后是大家都不同程度地叛教了。从教法看:你也有罪了、我也有罪了,那谁也别说谁,唯其如此,它的清党才是有效的。

所谓党员不能信仰宗教,90%以上指的是伊斯兰教和基督教。这两种宗教不仅人数众多,而且自组织能力强,围绕著宗教活动形成了稳定的社区和人际交往圈子,而且这两种宗教国际化程度较高,也就是所谓受境外影响直接,对共产党来讲敏感度高。同时,一神教对于信徒改宗、转变信仰的约束也更强,相应地凝聚力也更强,这都是中共所担心的。如果仅仅是没有后果的选择信什么,可能是件很轻松的事——既然共产党是无神论,和宗教不相容,那我信了宗教就退党呗。但事实上又岂止是如此简单?如果你是个干部,选择退党就是放弃了所有的特权和即得利益,而你居然为了信仰可以放弃乌纱帽和白花花的银子?这又会让党极其恐惧,说明宗教的感召力高于党妈,所以选择了信仰放弃党员身分的人,一辈子都会被党打入另类,对你严加看管。所以,你不只是一时的抉择之痛,而是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你都要为你的抉择承受压力和痛苦,所以,在中国要做出这样的抉择是极其困难的。

针对基督教的大规模“退教”运动是否已经开始了呢?在河南安阳、安徽马鞍山已经出现了政府制做的标准化表格:“本人对基督教不太了解⋯⋯盲目跟风⋯⋯决定从今天起,不再参与基督教的活动⋯⋯不再信仰基督教”,然后留下一些空档,当事人签名。海外媒体对当地教徒的采访证明,他们确实接到了这样的表格。以前是针对“五保户”,领政府救济的人要承诺不参加基督教;现在则是更大范围的散发。目前不太清楚,这是地方政府为了政治跟风搞出来的事,还是在高层的暗示之下搞的个别“试点”。但是新的〈党纪处分条例〉出炉,指明要针对宗教问题清退部分党员,无疑会让基督教在中国的处境更恶劣。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最近搞很夸张的升国旗秀,恐怕也是感到了气氛的紧张,所以才以此行动向党表忠,坚定站队吧。

目前中国的几大宗教里,维族穆斯林的处境最为严酷。虽然还未必对他们广泛使用了酷刑,但是,被集中收押、强制转化,这方面已经与法轮功相接近。当年启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很多人说信仰其他宗教政府是保护的。当启动对维族的所谓大规模“再教育”的时候,又有人说那是为了防止分裂,不会延续到内地,内地基督教还是安全滴。现在又有了明确要求,信教者要被清除出党。某些地方也出现了要求基督教徒退教的举动,不知道会不会又有人说佛、道教是安全的?人群的自我割裂、彼此冷漠相对也让专制政权有无穷的机会个个击破。我们昨天说,社会的底线之一就是保障任何人的尊严。强迫他人放弃信仰是最严重的践踏尊严的行为;是严重破坏社会契约;是对所有人的冒犯。 但很多人不习惯从这个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而是一种标签化的思维,把他所不能认同,甚至是简单的不能理解的事物视为有害。但凡贴上“有害”的标签用任何手段对待都合理,却全然不知,每个人在某一类特征上都可以被贴上另类标准,作有害的理解。

这个问题你抽象地批判它还不够,它毕竟是个现实,所以,还得从具体问题出发来解构它。比如:我上次说法轮功的话题,果然就有人留言说:“法轮功主张修炼高于医疗,造成病人延误治疗。作为个人可以选择自己信什么,但是作为政府,对于这种对公众有误导的言论,基于公共安全的考虑,取缔禁止是可以哒!”不少人觉得有这种说法也有道理啊。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从现实层面出发。在世界上现存的合法的宗教团体里,在对待健康问题认为信仰实践高于医疗,甚至现代医疗手段的其实很多。比如:在北美、欧洲、东亚和大洋洲都存在的基督教派别“耶和华见证人”,基于《圣经》的理解,禁止信徒接受输血,这让创伤救治几乎不可能,也让大部分外科手术变得难以进行。同时,疫苗是血清制造的,所以也禁止信徒注射疫苗,更不接受器官移植。他就是不准,还不是像法轮功那样是优先以修炼方式对待病痛,并不把医疗手段作为一种选择排除。

1994年,美国一位医生在知道病人是“耶和华见证人”信徒的情况下,给他采取了输血治疗,事后被病人告上法庭,医生的理由是:病人的最高利益是生命,我救他错了吗?而最高法院的判决是,病人的最高的利益是其信仰。医生败诉、罚款。照部分网友的说法,“耶和华见证人”禁止信徒接受输血,还不准给孩子打疫苗,算不算危害公共安全的事,政府要管啊?怎么最高法院还保护呢?

有人会说,“耶和华见证”只是排斥部分医疗手段,不是全部嘛。别急,还有全部排斥的,就是“基督教科学教派”。美国有一家报纸叫《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很多中国人听说过,就是这个教派所创办的。这个教派认为,既然上帝是绝对的善和完美,所以病痛与上帝无关,是一种假像和错误。该教派基于《圣经》中耶稣所行的神迹出发,认为得通过祈祷和灵修,而不是诉诸于医疗手段,依上帝之力才能纠正病痛这种错误假象。这个教派的治疗方法通常就是简单的谈话,和患者一起祈祷。教派创始人玛丽.贝克.艾迪五十岁前百病缠身,后来实践这套理论活到了89岁。请问她被打为邪教徒、邪教教主了吗?没有,她所开创的这套疗法得到了一个学术名词,叫信心疗法(faith healing),她所创办的这份报纸成了美国著名的大报,她本人被誉为美国十九世纪最杰出的女性之一。我上面讲的故事会不会有些中国人觉得不可思议啊?当你觉得别人很奇葩、不可理喻的时候,得先停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处在一个很不正常的奇葩环境里。

这是从实践中看,咱们再拔拔高,现代医学本质上是一种经验学科,经验科学意味著:大家就是试著来,管用就推广,走的这条路。啥不是经验学科?中医就不是,中医本质上是一门先验的学科,它不是从解剖观察、实验数据来的,它是依据一套哲学建立起来的——五行生克理论。五脏对五行,心属火、肝属木、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根据五行的相生相克规则,发展出一套治疗、和药学理论,中医是先有基于五行的玄学理论,才有实践,它本质是上先验的学科。你给我解释看看,心跟火有啥关系、肝跟木有啥关系,你找得出来吗?按照现代医学理论,中医、韩医那就不叫医学,请问政府要不要禁了啊?要不要把中医大夫都当传播邪教者抓了啊?

现代医学是经验学科,那就可以被新的经验所修正或者推翻,同时它也不能否认别的获取经验的方式。你的经验途径是解剖、观察;别人的经验途径是瑜珈、瞑想。经验类的学科它就不具有道德和法律上的优越地位,不是说我只要谈到健康和生命,必须和现代医学保持一致,我才合法,我才有资格说话,没有这一说。就算有人在这里拿著大喇叭传播和现代医学完全不相容的观点,也不犯法,信不信是每个人各自的选择。有人给我的留言说:“我反对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但也反对法轮功的误导健康观念的错误言论!”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谁错了?法轮功人群的死亡率高于普通人群吗?平均寿命低于普通人群吗?事实依据在哪里呢?你看到的无非就是共产党媒体的惊悚宣传,你说我身边就一个不打针吃药死了的,那人家还给你找出两个炼功恢复健康的呢。

所以,我才说一个科学的态度是,对于来自于不同经验渠道得到的事实,关键是要放在一个可观测的系统里比较。把人群科学分组,不同年龄段的,有不同的病史的,这个分组接受常规治疗,另一个分组以气功修炼为主,并且要有相当一段时间消除系统误差,比较不同分组人群的健康状况。你这么讲才叫探究真相,才有说服力嘛,不武断嘛。另外也得说一下,美国每年有10万6千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你要不要把开药的医生和药剂师,还有药商都抓了呢?中国是统计标准不健全,很多在美国被算作药物不良反应的案例在中国没有被纳入统计,不为公众所知而已。中国的医疗水准低于美国,人口基数又大,每年死于药物不良反应和医疗事故的肯定又远高于美国,所以现代医学只是一个经验学科,它虽然带来人类健康的进步,但不能说和它不一致就该取缔消灭,只准有它一种声音,那是把现代医学变成一种政治正确和偶像崇拜了。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香港高铁落成 客量预测再调低  

    下一篇: 到了美国超市 你才会明白我们究竟失去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