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暴乱 疑中共制造事端
2019-07-07

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2周年纪念日之际,一群民众包围及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不少外媒认为,现在港府陷入大陆接管主权以来最大政治危机。然而,大陆官方却开足马力、全面开启宣传机器,将事件集中在抗议民众武力冲击行为。

网络评论家江峰对比了香港警方及中国官方媒体处理立法会事件和之前的反送中事件,发现许多矛盾的地方,质疑立法会事件可能是中共当局刻意抹黑香港群众,为镇压制造借口。


事件回顾
香港《逃犯条例》争议持续数周后,数十万香港市民响应民间人权阵线(民阵)的号召在7月1日下午上街抗议,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以“暴动”定性警民冲突,以及促请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下台。

然而,在大规模抗议开始前,有一群示威者在下午1时许,到达金钟立法会大楼外,开始用铁笼车、金属柱等物品撞破大楼玻璃幕墙。多名民主派议员到场阻止,有人甚至跪求示威者勿冲击立法会。示威者不但漠视劝阻,甚至暴力对待劝阻的议员。

在场的警方试图用胡椒喷雾驱散示威者,但不成功,多名示威者闯入大楼范围,与防暴警察隔著铁闸门对峙。立法会秘书处发出红色警示,要求所有人撤离立法会,警方警告示威者,一旦进入立法会范围将会作出拘捕行动。

双方相峙到晚上9时,示威者砸碎玻璃闯入闸门,占领立法会大楼,警方当时并无阻止,少数示威者破坏大楼内的设施,损毁多名历任及现任立法会主席的肖像喷上大量涂鸦,涂污原本挂在会议厅的香港区徽,又在墙上写上“反送中”、“真普选”、“释放义士”、“太阳花”、“取消功能组别”等字句,有示威者挂上香港殖民时代的旗帜。

示威者在警方午夜开始清场时离开,香港警方并未试图逮捕肇事者。


大陆媒体反应
在“反送中”事件中,一直保持沉默的中国大陆各大媒体,此次却第一时间报导了立法会事件。

央视报导:“这种严重违法行为,践踏香港法治、破坏香港社会秩序、损害香港的根本利益,是对『一国两制』底线的公然挑战,我们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环球时报》评论指,一批“极端激进分子”攻击立法会,肆意破坏,是令人发指的暴徒行径,是践踏香港社会利益的底线,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形象的玷污。 

新华社则报导了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的讲话,批评英、美、欧盟“貌似公允地鼓吹和平抗议的权利,呼吁避免暴力行为”,但“完全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凖,极其虚伪丑陋”。


中共或是事件推手
网络评论节目《江峰时刻》的主持人江峰指出,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不仅是美国,许多欧盟的自由派政府也感到了中共的傲慢和野心,也慢慢的站队到美国这边来。

去年孟晚舟的案子显示,香港的金融机构受美国的压力,已开始检举他们的客户。这说明中共权贵在香港继续捞钱洗钱的机会越来越少,而权贵利用香港与西方世界勾对的事实很有可能就爆发出了,也就是说,孟晚舟会越来越多了。

为了保护中共权贵的秘密,及掩护他们资金的撤退,中共必须强化特区政府的威权性,打造更听话的代理人,以对抗香港社会的法治精神和民主意识。

在数次的大规模“反送中”活动中,香港的民众体现出了巨大的温和和理性,中共要找理由镇压这些民众就只好制造暴力。

从事件的分析中,他指出几个疑点:
首先,这些示威人士要破门进入立法会之前,一些有经验的政界人士呼吁他们三思而行。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梁耀忠、郭家麒甚至用身体阻挡他们冲击大门,却被人粗鲁的推走了。从这点来看,这些暴徒应该不会有组织七一游行的民阵背景,至少没有这些所谓反对派的议员在后面撑著他们。

疑点二,警察在前两次“609”、“612”的示威中,动用了大量的橡皮子弹、催泪弹、布袋弹对付和平的人群,为什么对待冲击立法会的明显的违法事件,却不动用真正的警力驱散呢?那些示威人数不多,甚至没有旁观的记者多,完全可以直接逮捕,却只用短距离的胡椒喷,好像在等著他们敲玻璃门似的。江峰还指出,冲击立法会的那个铁笼车是政府大楼里运文件的。“你竟然能从政府大楼里拿出来,开门拿出来,那你就开门直接进去就好了,砸什么玻璃呢?”

疑点三,警察方面透露出来的信息说,一大早就知道有人中午要冲击立法会大楼。如果此事真是预谋而不是随机的突发事件,那么这些警察似乎显得太缺心眼儿了:早就知道有暴力冲击立法机关的行为,居然准备与驱散措施比对付和平示威的时候还要少,难道早就已经准备好放这些人一马,让他们进去吗?

江峰在视频中说:“大陆媒体从6月8号开始,对数百万人参与的示威从来都是沉默的,或乱报数字。而这次事件却是第一次,在第一时间大规模的报导。由此可见,这个占领立法会的行动,如果不是中共方面策画的,至少也是中共方面愿意看到的结果。”


和平理性是香港之福
从2003年反对23条立法开始,每年的七一游行成为港人抗衡中共侵蚀、追求民主自由的象征。今年6月,经历过100多万、200多万人两次上街游行反对引渡恶法后,港人藉七一之际,再次以“反送中”为主,重申五大诉求。

时事评论员、律师桑普表示,一般媒体都聚焦立法会外的冲击,但其实有更多的人在后面和平游行,更应该受到注意。“你看看,世界上哪个地方能做到,而且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没有店家被烧,没有任何的公共设施被破坏,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整个我们香港人的福气,也是因为这样子,我们对抗中共一定会继续下去,直到它解体为止。”

不喜欢共党才来香港
一位拿著《看中国》海报的李先生,很早就到维园等候起步。他表示,6月12日看著电视直播,警察在金钟现场开枪令他很气愤:“我真的打电话去999,问为什么你们开枪,已经放工了,中环,你怎么可以乱开枪啊!当然对面的姐姐说:『你打电话去警察公共关系科,不要打给电话我。』警察公共关系科是不通的,没有人听;中区警署没有人听;湾仔警署都没有人听电话。”

李先生强调,他们那一代人都是因为不喜欢共产党才来香港的,“鬼喜欢它,有钱财、有学识的已经绝后了,中国人种,经过共产党种种摧残,没有后代了,我们好彩,还有条命,有下一代。”


和平行使表达自由的权利最有效和恰当
川普7月1日在白宫表示:“他们(香港民众)渴望得到民主,不幸的是,某些政府就是不想要民主,这就是这件事件的核心所在。”

英国外交大臣亨特7月2日表示,英国敦促港府不要利用事件作为镇压的借口。

近日卸任的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7月2日表示:“美国的看法是,和平地行使、表达自由的权利,是最有效和恰当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YFlJLkQRg&feature=share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G20中巴会谈被取消 习近平团队犯大忌

    下一篇: 敏感时刻 北戴河已出现高层密会信号